激光切割机-把创新基因植入新加坡学生血液

更新日期:2015-03-23
新加坡:把创新基因植入每个学生血液

 

  新加坡科技设计大学学生制作的多旋翼飞行器。

  作为新加坡第四所公立大学,新加坡科技设计大学只有3年多的历史,可谓是不折不扣的新学校。可就在这所年龄不大的学校里,已经诞生了7家学生的创业公司。

  官方:政府采购学生公司的服务

  大三学生李国豪所在的Halogram Asia有限公司就是其中的一家。他们的主业是航拍,因为技术好,就连新加坡旅游局这样的政府机构,把每年春节与其他机构联合举办的“春到河畔”大型活动的航拍订单,都给了这样一家学生公司。

  这家学生公司也没有什么背景——前身是校内一个名为多旋翼飞行器的社团。成员是一群对飞行器感兴趣的学生。他们中的多数人来自拥有不同专业知识的工程系,尽管其中也不乏擅长程序编写或是精通电子和模型制作的学生,但是他们对飞行器的设计和制作都是从零开始的。

  除了热情之外,这家社团之所以可以发展成为一家公司,还有一个得天独厚的先决条件——学校的多功能制作实验室。这家实验室有最先进的三维打印机、激光切割机、数控机床和水切割机等,学生们可以自由操作,制作独一无二、经过精心设计的模型。

  自2013年开始参赛,这个社团的成绩斐然:已赢得超过10个大、小奖项。而最“拽”的战绩是受邀参加由泰国皇家空军所主办的国际邀请赛(此项比赛的参赛者包括来自日本和韩国的队伍),并登上了殿军的宝座。

  为了进一步推广多旋翼飞行器的实际用途,学生们把注意力延伸到航拍录像这一领域。让很多人诧异的是,新加坡国家文物局和新加坡国家公园局都曾经先后与这个学生社团合作过。

  高校:着力培养有技术背景的创新领袖

  也是因为得到了市场的技术认可,学生们才兴起了成立公司的念头,并付诸行动。

  用新加坡科技设计大学教学处本科课程总监王英弘的话来说,这种势头正符合了学校的使命——培养有技术背景的创新领袖。

  在这所新兴的学校里,采取的是与传统学校完全不一样的培养模式。王英弘介绍,学校最重视的两门课程是科技和设计。而在本科4年的学习时间里,3年半要接触20~30个设计项目。学生到了大四会被要求做一个毕业专项。不同于传统的毕业论文,这个专项的要求是成果在毕业后可以应用到产业层面。

  实际上,从最开始的构思到商业化的产品,新加坡科技设计大学也在努力培养学生的创业精神。学校专门请来新加坡管理大学的老师给学生们设计一些创业的课程。学校设立了学生的创业中心,向学生介绍各方面的知识,也教学生如何做项目介绍和意向,如何向政府申请公司起步的津贴。

  这种独特的培养模式塑造了一个个各具特色的学生公司。

  让李国豪和同伴自豪的是:尽管同类公司不少,但飞行器是自己设计和制作的,学生们对其性能了如指掌,若出现任何技术问题总是能“对症下药”,在最短时间内解决问题。他们最引以为荣的是自己的零意外记录。

  现在公司一共是4个人,所有人都准备毕业后继续发展这个公司。

  虽然新加坡政府鼓励创业并提供资金让有志者申请,但学生目前还处于建构自己商业模式的阶段,还没向有关当局提出申请。

  不过,对于创新领袖的目标来说,仅仅壮大公司是不够的。王英弘说,在征服了天空后,学生们将放眼海洋,他们的下一个目标便是可漂浮于海面上的多旋翼飞行器,为海洋生物的研究出一份力。

  创新创业的基因不仅仅融入新加坡科技设计大学这所新学校的骨髓,即便是在新加坡国立大学这所当地历史最悠久的大学中,一样也飘荡着创新创业的氛围。

  “我们是新加坡历史最悠久的大学,经历了所有大学教育体系的改革,大学发展的历史可以说与新加坡的发展互相配合。”新加坡国立大学协理教育长阿什拉夫·卡西姆教授说,新加坡国立大学通过创业项目与计划,让学生发挥潜在的创业精神,最终希望培养睿智有远见的未来商界领袖。

  为了达到这个目标,卡西姆教授介绍,新加坡国立大学搭建体验式学习、创业支援、与业界合作和创新创业模式与思维研究四大平台。

  卡西姆教授说,我们不仅仅是从教育角度教导学生,也更多地提倡创业精神,让他们不仅仅是到大公司去工作,更希望能培养自己的谷歌和阿里巴巴。比如说,国立大学有个项目叫做海外学院,把学生送到国外,到小的创业公司工作,让他们成为小公司的一部分,体验小公司的成长过程。

  社会:营造氛围孵化创业

  有一种观点是,新加坡失业率低,对于该国来说,最大的挑战并非青年就业难的问题,而是如何激发青年的创业精神。为此,新加坡专门成立了总额为1亿新元的国家青年基金,以支持更多有创新精神的新加坡青年。

  据介绍,新加坡为青年创业提供了优厚的条件:一是中小企业从申请注册到所有执照办理完毕不超过21天;二是政府设立了众多基金和促进青年就业的组织,为年轻人免费提供创业及就业指导。

  新加坡也有不少的公益机构在帮助年轻人创业,hub就是其中的一家。作为一个全球性机构,1995年hub成立于伦敦,有9000多名会员。它进入新加坡的历史并不长,只有两年多的时间,目前有500多名会员。

  新加坡租金很贵,对年轻人来说如果创业租用办公室是一笔不小的开销。在成为hub的会员之后,可以利用这里创业,并寻找新的机会。hub总经理杜雪敏介绍,与一般共享空间不同,hub打造的是一个小社会。在这里,大家不仅仅共享空间和资源,所有的会员都能享受全球性的人际网络和平台,同时这个空间还可提供很多导师和顾问,推荐创新企业的发展和萌芽。

  杜雪敏和她的伙伴们在努力营造一种家的轻松氛围:在这里,有咖啡、音乐和聊天。Hub会员主要集中在28到40岁之间,背景也很多元化,一半的会员是新加坡本地人,其他来自不同的国家。

  杜雪敏说,我们卖的不是房地产,而是勇气。我们希望帮助年轻人用正确的模式帮助他们建立自己的公司,这里更像是培育中心。比如说,很多企业家在创业过程中会发现,很多事情靠自己的力量推动很困难;在创业的过程中他们可能反复犯错误遇挫折。这些都可以成为反面教材,不是50次失败而是50次的经验。让年轻人通过学习知道,碰到这些问题如何解决。

  “新加坡没有天然资源,唯一的资源就是人力资源,所以新加坡政府强调,每一个人都有价值。不要浪费任何一个新加坡人。”王英弘说。